首页 »

美联储加息后来自中国企业家的感叹:那些靠外汇吃饭的企业,该被淘汰了

2019/8/14 10:21:02

美联储加息后来自中国企业家的感叹:那些靠外汇吃饭的企业,该被淘汰了

美联储加息的靴子终于落地。

 

在实体经济的一线,春江水暖鸭先知,当全世界正在热议美联储这只“加息靴子”之时,身处经济全球化前沿的上海众多企业经营者,对加息可能带来的后续影响,最为敏感。

 

“我们把从全世界捕来鱼运回国内卖,美元走强的汇率变化一定会增加成本。可是国内消费者,尤其在上海,大家都想吃优质的全球海产品。需求这么旺,你会因为汇率变动带来部分损失放弃这样的好生意吗?”

 

美联储加息靴子落地的第一天,上海水产集团国际发展部经理杨慧敏在回答加息对企业影响时,对记者作了这样一个“反问”。

 

答案不言自明。对这样的企业来说,汇率变化可能增加的成本,及不上因市场需求增加、销量价格共同提升带来的利润增长,最终选择一定是将“好生意”继续做下去。杨慧敏的观点在上海企业中颇具代表性。在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的采访中,不少在沪的企业经营者对美联储今年的第一次加息表示淡定, 他们普遍认为,相比加息可能引起的汇率波动,需求才是企业真正关注的焦点。

 

靠外汇一两个点活着的企业,只能留在过去了

 

“过去在上海,有一些做出口加工的低端制造企业,就是靠外汇这一两个点活着,所以人民币贬值了,一些出口加工业就有竞争力了,但现在的情况显然变了。”上海思乐得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斌说。

 

思乐得是一家专门制造不锈钢保温器皿制品(杯、壶)行业的上海专精特新企业,连续十多年荣获“上海名牌”称号,产品远销美国、欧洲等国家和地区,出口比重高达80%,年出口额高达4000多万美元。张斌表示,作为以出口为主的制造企业经营者,他对汇率变动一直高度关注。

 

数据显示,自2005年汇改开始,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,出口增速开始呈现逐渐下滑的态势,由30%的增速逐渐到2015年开始出现负增长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2年和2014年分别出现了短暂的贬值,出口增速也出现了阶段性回升。而在去年人民币对美元走弱的情况下,出口增速由负转正。这些年的出口总体走势,均与汇率变化高度关联。

 

不过,张斌认为,上海的情况有些特殊,特别是去年,在全国出口回升的情况下,上海出口总额还是同比下滑。在企业家看来,这主要是因为上海经过多轮产业结构调整转型,从事低端制造的出口加工企业数量持续减少,当出口企业走出低端后,汇率变化对企业的影响也在逐渐减弱。“现在能留在上海的,是那些拥有品牌和技术、具有含金量的出口企业,而不是靠外汇吃饭的企业。”

 

“货币贬值往往会刺激低端出口加工企业扩大规模,但对于拥有技术和品牌的出口企业来说,市场需求才是第一位的考虑因素,不会因为美联储加息这样的消息,就盲目扩大产能。”业内专家表示,在全球经济复苏缓慢、海外市场需求未走出持续低迷的情况下,考虑到上海产业结构走向高端、外贸结构中加工贸易比重不断下降的格局,汇率波动对出口的刺激作用是有限的。

 

如果不靠汇率刺激,海外市场整体需求又相对低迷,像思乐得这样的出口企业靠什么保持增长?张斌介绍,企业首先是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通过品牌打造和研发投入提高产品附加值。这是因为海外市场对中国制造的需求,已经从追求廉价,过渡到了看重品质和性价比。另外,这几年随着国内消费水平的提升,不少出口型企业纷纷加大了国内布局。虽然目前思乐得出口比重还比较大,但近年来针对国内市场的研发和品牌投入同样不菲。

 

汇率相对稳定,是制造业最理想的发展环境

 

当出口企业的产品复杂度不断提高、产业链不断延长之后,美联储加息这样影响汇率波动的消息,其影响也将更为复杂多变。

 

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公司是一家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制造公司,累计出货IGBT(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)晶圆超过80万片,产品超过半数销往北美和欧洲市场。“这次美联储加息,就我们企业而言利大于弊。”公司副总裁周卫平告诉记者,这主要是因为企业对进口原材料依赖相对较小,出口比例又较高。

 

“但对一些产品主要内销、半导体材料又主要依靠进口的企业来说,美联储加息后,负担明显可能加重。”周卫平表示。

 

集成电路行业业内人士介绍,这几年,国家在产业导向上已经发生转变,国家层面设立集成电路产业基金,上海也成立了首期300亿元的集成电路地方基金,根本上就是要健全产业链,重点研发自主设备和材料,摆脱严重依靠进口的局面。从另一个侧面上来说,也可以降低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。

 

“如果高端的半导体装备和原材料不能自主,被国外垄断,即使人民币贬值,对这些本来就毛利非常高的国外企业来说,其设备出口到中国,对利润的影响微乎其微。”周卫平说。

 

从多数情形看,一国货币贬值会增强本国出口竞争力。但从企业的微观角度观察,其中的影响非常微妙的,并非全部是正面效应。

 

“一旦一国货币被认为处于贬值通道,虽然产品出口竞争增强,但贬值的预期对企业未来业务的开展将带来不利影响。”一家位于上海嘉定的汽车零部件出口企业负责人说,这轮人民币贬值对他们的这类企业影响反而是偏负面的,公司本身的产品比较具有竞争优势,虽然短期靠汇率刺激会提升产品竞争力,但贬值也会让海外客户在下单时更加犹豫,产生人民币会继续贬值的预期,导致订单时间人为延长,影响正常的产品生产、交易和资金流转。

 

张斌也同意上述企业负责人的看法。“美联储加息、人民币相对贬值,虽然对出口企业来说短期利好,但我希望汇率波动控制在一定幅度内,波动太大就会起反作用。”张斌说,一旦人民币贬值太多,海外客户订单就会下得慢,订单价格也会马上被打压下来,企业得不到任何好处。张斌认为,人民币适度贬值并使汇率相对稳定是最理想的状态。

 

“资本出海、产品回国”,企业战略不会因美联储摇摆

 

去年,上海出口总额同比下降0.5%的同时,进口却增长了5.1%,增速比2015年提升4.6个百分点。

 

数字上变化显著,而现实中进口的“生意火爆”,更是看得见、摸得着。无论是跨境电子商务蓬勃发展下的全民海淘,还是实体免税直销店的排队抢购,来自全球的商品轻松进入千家万户。进口繁荣的背后,有上海市民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长、消费需求升级并呈现多样化特征,以及扩大开放带来的贸易便利化等原因。究其根本,是因为需求旺盛,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

 

在如今上海火热的进口市场上,阿根廷红虾是一款明星产品。短短一两年内,这种来自南美海域的大个头、口感好的红虾,迅速被上海市民广泛接受,甚至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。

 

上海水产集团介绍,去年上海市场消费了近16万吨阿根廷红虾,该集团供应了其中品质最好的近6万吨产品。近年来,上海水产集团加快对全球优质渔业资源的布局,其在阿根廷的渔业基地,规模化捕捞着全球质量最高的红虾,2015年,该企业还通过资本出海,收购了阿根廷当地的水产加工厂,实现产业链的延伸。

 

据杨慧敏介绍,企业在海外捕捞的海鲜,从阿根廷红虾到摩洛哥的墨鱼、斐济的金枪鱼,过去基本都销往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市场。金融危机之后,发达国家经济增速缓慢,高端海鲜的消费需求大幅下降。比如日本,由于经济不景气,一向对海鲜品质极为挑剔的当地刺生店,也降低了标准与需求,相反对价格更加斤斤计较。

 

与此同时,在以上海为代表的中国大城市,高端进口海鲜消费需求快速增长,比如上海有2000多家日料店,市民消费能力强大,有好的海产品,对企业来说根本不愁销路,而且能卖出不低于发达国家市场的价格。因此,上海水产集团的经营策略从“外产外销”,转向“资本出海、产品回国”。

 

“美联储加息、汇率波动后,对我们‘外产外销’的业务影响不大,会增加‘产品回国’的汇率成本,但这绝不会动摇企业既定的转型方向。”上海水产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如果企业为了规避汇率风险,减慢“产品回国'的速度,错过国内消费升级的浪潮,必将得不偿失。上海水产集团透露,今年针对国内市场对银鳕鱼的消费需求增长,企业计划加快在海外布局相应的渔业资源。

 

杨慧敏认为,美联储加息对企业发展最直接的影响,将是增加中国企业海外收购兼并的资金成本,但为了提高产品附加值,更好地满足国内需求,企业还将坚持资本出海的“走出去”战略。事实上,这次加息前,美元一直在走强,但这并没有动摇上海水产集团等上海企业“走出去”的计划和决心。

 


(编辑邮箱shguancha@sina.com)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  图片编辑:邵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