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笔墨间的“山高水长”,究竟美在哪儿

2019/8/14 10:21:02

笔墨间的“山高水长”,究竟美在哪儿


近日,《山高水长———陈佩秋、照诚书画联展》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。

本次书画联展展出的108幅书画作品,是两位书画家对艺术生涯的深情回眸,更是对传统文化的深切致意。

笔墨间的“山高水长”,传递的是中国画独特的意境之美,这种美该如何欣赏?

 

视野回归于古典


心灵向自然敞开
   

今年95岁的陈佩秋先生被誉为“花鸟山水画大家”。上世纪50年代,她是上海画院最年轻的画师,曾以一幅《天目山杜鹃》摘得全国美展大奖并确立了画坛地位。半个多世纪里,她的每一次画展均为艺界焦点。
   

中国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美术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刘波跟随陈佩秋研究古画鉴定多年。在他看来,“陈老的艺术是当代画坛一座体系完备、庭庑阔大的苑囿,在其中可以领略到完整的中国画艺术图景。而当普通观众欣赏她的作品时,就好比迈入一座通往中国古典绘画的桥梁。”
  

陈佩秋早年师从于黄宾虹、郑午昌,后来又与张大千、吴湖帆、谢稚柳等人共同倡导古典绘画的追摹和鉴赏。从早年学艺时期特立独行的艺术追求,到后来与谢稚柳先生共同“为了画好画而看画、鉴定”,陈佩秋对传统绘画有着清晰、深邃的理解和把握。
   

求学时,郑午昌先生就曾让陈佩秋临摹许多名家作品。从元明清开始,上溯宋元的山水画,几乎每个朝代的画她都临过。那时候学画的经历令陈佩秋至今记忆犹新: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临摹、写生,对别的东西几乎都不感兴趣。
   

陈佩秋临摹古画并不只求形似。她认为,临摹的目标在于揣摩古人对于生活和自然的体察与概括,然后应用到自己对生活和自然的观察中,去印证古人笔墨的程式。通过此次画展的集中展示,观众们不难发现,她笔下的山、树、水虽都有传统的样式,但画面并不拘泥于古画,既有传承又有创造。
   

刘波认为,陈佩秋的艺术一方面让人们的视野回归于古典,一方面又让人们的心灵向自然敞开。在她的笔下,那隐现于林荫树梢、出没于山光水色之间的鱼鸟昆虫,具有一种浸润于自然的生机和仪态,以及一种濡染于古典的高贵和儒雅。
   

“陈老笔下的山水色彩很重,很艳丽,见到她的画,顿时就能感受到大自然的气息,而且也没有人因为艳丽的色彩就认为她画的是西洋画,反而一看就是非常地道的中国画,因为她有非常高超的中国笔墨修养。她笔下的自然既厚重又清新,既质朴又有升华与提炼。”刘波说。

 

学古画没有“陷进去”


学西画也不一味模仿
   

陈佩秋早年临摹过大量古画,但她没有“陷进去”。到了晚年,她学习西画,也没有一味模仿。
   

从1988年起,陈佩秋有很长一段时间住在国外,她喜欢逛博物馆,喜欢“孵”书店。在翻阅了大量印象派的原版画册后,莫奈、雷诺阿、毕沙罗等西方名家斑斓绚烂的画风,给了陈佩秋新的启示。
   

尽管已年逾花甲,但她并未止步于“花鸟与山水画大家”之誉,她勇气十足地开启了新一轮画风的探索。
   

回国后,陈佩秋探索了一种新的用色方法———叠彩法,并在宣纸上试验。大面积的青绿着色,上色-晾干-加色,循环多次,笔笔追加,层层渲染,直至自己心领神会时,方收笔。当时一位知名的评论家看了她第一幅用叠彩法创作的青绿山水《荷净纳凉》后,感叹不已:此画不拘于传统的点染,青绿的远山仿佛在眼前吐纳呼吸,既有温度又有质感。
   

从此,陈佩秋将印象派的用色技法运用于中国画上,以层层叠加墨彩的手法,令画面层次更为丰富通透,开创了陈氏青绿山水之新风。
   

“陈老擅长叠彩,但不同于张大千充满阳刚的泼彩,她的叠彩非常有层次,颜色很重,但染得很透,这需要非常高超的技艺。画过国画的人都知道,如果叠彩的水平不到位,很容易把一幅作品染花、染脏。画面的脏和色彩的脏是不同的,有时候看似很脏的颜色,却能画出干净的画面;反之即使用干干净净的颜色,也有可能最后画成很脏的画,关键在于怎么画、怎么染。”
   

虽然深受印象派的影响,但陈佩秋的画依然彰显出浓浓的中国气派,其中的关键就在于笔墨。
   

“你看她画的大花鸟、大树干、大石头皆是由笔墨构成,而且笔墨的排列非常有节奏、有层次。足可见陈老对中国笔墨有深厚的修养,因为这份修养,她的画无论怎么表现,都洋溢着中国画的精神。”刘波建议,欣赏陈佩秋的画,还需留意她笔下那些细微之处的“点景”。“那些小房子、小人、花与叶子,虽呈现出印象派的色彩,但她完全是用中国画的笔墨点上去的。这些小点子并非随性之笔,都有笔法在里头。”

 

笔墨背后赤子之心


纯净眼光质朴心境
   

任何艺术最终展现的都是人格的力量。
   

陈佩秋将宋元传统的大山大水与现代笔墨形式相结合,既传达出宏阔的山水意境,又充满水色天光的交响,更展现出她人到晚年的通达情怀。
  

陈佩秋与照诚合作的山水幽静

在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眼中,陈佩秋最可贵之处在于真诚为艺,艺发真诚。她丰富的阅历化为淡然处世的人生态度,作品故有下笔无碍的率真与纯正;她对生活的热情化为对大自然生命的关切,作品总是漾溢出蓬勃的造化生机;她深厚的学养化为抒发心灵的语言,笔墨中散发出淋漓酣畅的感兴。
   

陈佩秋曾将“亦美亦难”四个字视为其创作的标杆。“美”,容易理解;而“难”意味着什么?
   

在陈老看来,这个“难”指的就是无论到什么时候,都要对自己有所要求。所谓画无止境,必须不断地努力奋进,一步一个脚印。这份“难”也意味着不能因循守旧一种风格。她认为,即使市场上不乏鼓掌者,作为学艺术的人自己也要深入想想,就像再好的饭菜天天吃也会厌,艺术作品也不能公式化,更不能千篇一律。
   

尽管今年已是95岁高龄,但陈佩秋几乎每天晚上都写字作画,提起画笔来,就忘了时间了。有时画着画着,一抬眼,窗外已是天明。
   

刘波告诉记者,每次前去拜访陈老,她都是一肚子的故事、一肚子的学问,“她有一颗赤子之心,始终保持着孩子一般纯净的眼光,这份质朴如初的心境也真切地体现在她的作品中。”

 

忘年合作书画心印


凝练传统深邃意韵
   

本次展览的另一位作者是上海龙华古寺方丈照诚大和尚,他精于诗书禅画,对艺术具有先天的敏感,形成了拙趣朴然、独具辨识度的“左笔书法”,笔力苍雄,简而益远。
   

此次展出的《山高水长》《绿原可居》《叠嶂积翠》《霞色春风》《赤壁怀古》《山涛》等大幅巨制,不仅呈现了两位名家高超的艺术造诣,更传递出他们潜心中国传统文化的深邃意韵。两人的字里画间,凝练着传统文化的深厚力量,跃动着他们对艺术的执着与炽热。
 

陈佩秋与照诚合作的霞色春风

在《霞色春风》一图中,陈佩秋题道:“大和尚照诚首泼七彩,红橙墨绿青蓝紫,写三霞,天上红霞,山上红霞,地上红霞,写墨山青山绿山,并创小池。健碧补山村竹林,添松柏梅桃李杏并红领学童二人。”
   

范迪安认为,陈佩秋先生和照诚法师的联袂之作与同台之展别有新意,他说:“中国古来认为书画皆为心印,心印一词即来自佛学禅义。陈佩秋先生和照诚法师的忘年合作,实是在理想追求上的心灵默契。照诚法师的左笔书法可见脱俗心迹,佩老的山水显现明澈气息,两人的合作合展让人在观赏中感受到超越性的境界。”


图片来源:蒋迪雯 摄  视觉中国  图片编辑:曹立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