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大咖谈丨民盟执政缅甸,先要完成从造反派向执政党的转型

2019/10/10 7:46:38

大咖谈丨民盟执政缅甸,先要完成从造反派向执政党的转型

缅甸从2015年历史性的“11·8”议会选举,至即将到来的2016年“4·1”新政府运转,社会政治局势基本维持稳定。近日的总统选举,也算风平浪静。总统大位毫无悬念地花落“全国民主联盟”(简称民盟)囊中。买邻之直,贵于买宅。中国尊重邻国的选择,乐见政权交接顺利。


    
新旧交替,必乱一气。是说缅甸朝野势力逆转,新旧理念碰撞、机构人事磨合,需要时间解决调适。一时杂乱无序,也属正常现象。不过,缅甸民主初级、小党林立、诉求不同、立场迥异,政局转型“正入万山圈子里,一闪放出一山拦。”但对其可塑性不应高估,对其可变性不宜小觑。

3月15日,在缅甸内比都,缅甸新当选总统吴廷觉(右前)向媒体挥手致意。

 

    
治国理政方面,民盟经验匮乏,组织松散、高层老迈、突出偶像;政府新手上路,权柄好接,驾驭不易。首先得完成从造反派向执政党的转型,循规施政,兑现承诺,取信于民,提高效率。但久积之弊,非朝夕可革。


    
新荷但比旧荷翠,旧荷总比新荷深。虽经选举,但缅甸政治格局中的军民(民盟)关系未变。宪法保证军人拥有四分之一的席位,且握有国防、内政和边防等强权部门,昂山素季唯有出任外长,才能决策军机。且民盟与巩发党理念抵牾,府会协调或将磕磕绊绊。昂山素季虽强调组建“民族和解政府”,但如何妥处涉军关系,将成政局主旋律。


    
在国家走向上,军人集团认可民主转型进程,不致重演干政老戏。但围绕国家发展模式的道路之争,或将触发政治博弈,力量角逐。民盟内受军方掣肘,阻力颇大;外有美日诱拉,以及西方非政府组织蛊惑,受困于现实政治格局,民盟走在“民主道路”上,或左冲右突,举步维艰。


    
前几年的“登盛外交”,自有其格局与盘算,即奉行大国平衡政策,大幅度调整对华关系,欲变中缅“胞波关系”为“正常关系”,致使高层互动减少、大型项目叫停、边境耸动不已。相反,美西方及日本乘隙大步入缅,印度“战略东进”亦置重点于缅。


    
凡事当以利害相较。外交是门妥协艺术,唯有将双方利益交汇,实现共赢,才成正道。估计新政府将兼顾东西、近北善南、和睦周边,延续大国平衡外交。但上届政府遗留的外交课题或悬案不少,亲疏难周全,利益难取舍。
    
此外,央地(民族地方武装)矛盾错综复杂,和解长路漫漫,新政府需倾力缓解。缅北地区共有29个“民地武”组织,诉求不一,很难调和;政府影响力有限,诸如改土归流、一国一军等施策,进展缓慢,耗时耗力。虽局势总体可控,但谈谈打打、停停走走,难以一谈而定,一战尔成。


    
为国者以民为基。3年来,缅甸实现年均7.6%的经济增长率,是东南亚的优等生。但人均GDP仅为1221美元(2014年IMF数据),系亚太地区最低国家之一。所以,使民众分享经济增长成果,振兴经济、殖产兴业、脱贫均富、安居乐业等民生问题,亦是施政重心。


    
商海无边,善游者胜。招商引资是新政府当务之急。亟需推动美国解除经济制裁,带动更多西方投资入缅;紧抓中国“一带一路”机遇,加快基础设施建设。目前,在缅中企面临生态和舆论两大环境问题,纯系西方媒体与NGO抹黑。失者容易得者难,中缅仍需同心协力,加强合作。


    
综上所述,民盟执政,欲领导国民圆一个稳定、繁荣的“缅甸梦”,实乃一场大考。既要看到顺利,又要看到困难,把正反两个方面都估计到,坚定信心,矢志不移。


    
(本文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。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。题图来源:新华社  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