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英国《卫报》刊发独家专访,金正男密友谈其遇刺前最后几年的日子

2019/9/16 16:41:51

英国《卫报》刊发独家专访,金正男密友谈其遇刺前最后几年的日子

近日,金正男蹊跷遇害吸引全球目光。由于案情复杂,涉案者牵扯多国,案件似乎变得愈加扑朔迷离。金正男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真如外界传说是个纨绔子弟?在遇害前,他又是在怎样的心境中度过最后几年?据英国《卫报》2月21日报道,金正男一位密友日前接受《卫报》独家专访称,金正男在近几年中极度偏执,躲避他同父异母兄弟治下的政权,同时对朝鲜的命运感到无能为力,内心充满挣扎,漂泊在外时常怀性命之忧。

 


对权力从无兴趣

 


在过去两年中,金正男曾数次游历日内瓦。就在几个月前的最后一次日内瓦之行中,金正男去拜访了安东尼·萨哈基安(Anthony Sahakian),他是金正男青少年时期在瑞士国际学校读书时认识的一位老朋友。

 

在那次拜访中,两位同窗好友几乎每天一起喝咖啡、抽小雪茄、散步。

 

44岁的安东尼·萨哈基安说:“我们讨论了朝鲜政权、他那位同父异母的兄弟,以及在朝鲜发生的事情。有一件事我可以说,他对权力从来不感兴趣。”

 

“他想出去。他从来没有统治国家的野心。对于朝鲜发生的一切,他既不接受,也不欣赏。他对政权敬而远之。”

 

在萨哈基安的回忆中,他们聊的话题很广泛。这些交谈反映了金正男对弟弟6年执政的最坦率的政治见解,以及他对自己可能有性命之忧的恐惧。

 

“他感到很害怕,并不是说这种恐惧感无处不在,但是他的表现有点类似妄想症或偏执狂。他是一个在政治上举足轻重的人物。(因此)他很忧虑,他当然感到很忧虑。”萨哈基安说。

 

作为第一位继承人,金正男为何会被边缘化,外界并不清楚。据他姨妈出版的一部回忆录所述,金正日很宠爱这位长子,对他充满怜爱。

 

但是,金正男的祖父金日成——朝鲜的“伟大领袖”、建国之父,并不赞成金正日与金正男的母亲——一位朝鲜电影女演员的婚外情。

 


为朝鲜和人民感到难过

 


离开朝鲜后,金正男先后去过俄罗斯、瑞士,并在那里学会了法语、俄语、德语和英语。

 

第一次见面时,萨哈基安说,金正男才十二三岁。虽然父亲正在国内被作为接班人在培养,但是金正男当时被介绍成是一位大使的儿子。

 

“那时,我们分不清北朝鲜和南朝鲜的区别。”萨哈基安说,“他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孩子,对人非常友好,很亲切,很和善,为人慷慨。我们喜欢那时的生活,我们都有点被宠坏了。那时没有感到有任何异常。”

 

唯一让萨哈基安感觉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是,他的这位朝鲜朋友竟有一辆豪车,是梅赛德斯-奔驰600,“他自己开车,这有点令人吃惊,毕竟我们那时才15岁。”

 

等到回国时,金正男已经长大成人,而且深受欧洲文化熏陶。据金正男姨妈的回忆录,朝鲜的封闭使他感到窒息。

 

在2001年,由于持伪造的多米尼加共和国护照入境日本时被抓个现行,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受父亲喜欢。在那之后,他就离开朝鲜,在澳门和新加坡生活。他的妻子和孩子住在澳门。据金正男另一位朋友说,他在北京也有一处住所。

 

在从巴黎飞印尼的机场里或机场餐馆里,偶尔会看到金正男。他穿着牛仔裤和T恤,总是礼貌地向记者微笑。虽然他曾经向记者声明自己并未“叛变”,但是他显然流落他乡,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迫于无奈。

 

随着父亲的健康每况愈下,或许是看到改革的一线希望,金正男在2011年早些时候接受了日本记者五味洋治的采访,谈了自己的政治观点。就在那次采访的数月后,金正恩被任命为朝鲜最高领导人。

 

但是,当五味在2012年出版相关著作,并在书中批评了朝鲜的权力世袭时,金正男对此却保持沉默。很可能是因为害怕已大权在握的弟弟一怒之下到处找他。

 

一年之后,他们的姑父,也是朝鲜二号人物,因“肮脏的政治野心”被处决。金正男和这位姑父关系密切,从那以后,金正男变得非常低调。为了自保,他收起自己的活泼外向性格,尽量避免出现在聚光灯下。

 

“他对自己国家的情况感到非常难过。他也为他的人民感到难过。但他什么都做不了,这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。”萨哈基安说。


渴望改革但有心无力


萨哈基安说,金正男深入思考过自己在朝鲜的角色,以及这个国家缺失的东西。他会告诉他的朋友,朝鲜是“老人政治”,由老迈的军方将领把持。这些将领把朝鲜置于孤立主义和高压统治的境地。

 

金正男说,这些年迈将领环绕在他兄弟的身边,后者也渐渐融入这块铁板中。“我不认为金正男是说他的弟弟被这些年迈将领们控制,但是,当每个人的思维模式趋同时,你自然而然也就践行了这种思维模式。”萨哈基安说。

 

在萨哈基安眼中,金正男这个人深思熟虑、渴望改革,但又自感无能为力。虽然他声称作为长子依然身居要职,但他自知不具备那种能够涉足朝鲜无情政治的“性格或意志”。

 

“你只有冷血才能去玩政治。”萨哈基安说,“要改变体制必须付出血的代价。我觉得,他没有做好准备。”

 

但是,萨哈基安坚称,金正男并不是一个怪物。他也不是媒体所形容的是一个阔佬、赌徒、沉迷酒色的花花公子。

 

萨哈基安表示,之所以愿意说出关于金正男的一些事情,部分原因在于他要为他的朋友正名,重塑他的真实形象——他是一个“正派的人”。“他可能赌博过,他也可能喝得酩酊大醉,他也喜欢女性,但是那有什么错呢?”


自称不花朝鲜的钱


萨哈基安说,金正男曾告诉他,他不再接受来自朝鲜的钱款,他靠在欧洲的多个企业维持生活。在日内瓦旅行时,他还使用空中食宿(Airbnb)解决住宿。

 

但是,要过正常生活还是很难。“对他这种人来说,你可以想象精神压力会有多大。”萨哈基安说。“作为最高领袖的儿子,你的一技之长是什么?你会做什么?去高盛工作?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。”

 

身为朝鲜统治家族的一员,虽然这不是他想要的,但是,这一身份意味着金正男必须和政府打交道。“他和我说起过,为了旅行,他不得不事先和人打招呼。”萨哈基安说。“我猜,若不经汇报,他们不让他自由旅行。”

 

或许正是他的国际化生活方式和与更广阔世界的交往,金正男让平壤感到某种威胁。

 

在金正男遇害后,萨哈基安考虑过多种版本的幕后原因。他猜测,可能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军方将领下的手,以此作为一件惊喜的礼物献给最高领导人。
   
   
(栏目主编:杨立群。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 图片编辑:笪曦  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 )